站内搜索

本次搜索找到结果 7 条
开写之前,先给大家介绍个外语培训机构。这个机构鲜为人知,但其培训外语的能力绝不是那些所谓“上班偷学英语”的外语培训机构能比的。这个机构名叫“耶稣基督末世圣徒会(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是基督教中的一个特殊门派。这个门派的使徒奔赴世界各地传教时有一个特殊的规定,就是“必须使用当地语言而非英语传教”。这就非常奇葩了。这就意味着,你要去一个国家传教,得先学好一门外语。并且学习语言的最终目的是用外语给别人讲《圣经》,讲宗教信仰。那你觉得他们学习一门语言要多久?十年?五年?两年?。。。要记住,别人是要用外语传教哦!答案是:一年。一群年轻人,带着行李来到“传教士培训中心”,开始二到三个月的培训。九周后掌握基本的“生存外语”,出发前往传教国;半年后,可以用简单交流进行传教;一年左右,能用流利的外语交流并独立用外语进行传教工作!现在想请各位想想:你从最开始到现在学习英语多少年?如果现在让你用英语给老外讲《论语》,你会吗?如果有学生问我:老师,我想把英语学好,需要多久?我的答案是:一年。至于原因,我实在找不出比上面这个例子更有说服力的理由了。要知道,这些传教士可不是特例。每年都有数万人经历这样的过程。但是对于我们一般人而言,除了英语专业的在读学生外,是没法整天就学英语的。那应该学多久?有研究证明是2000小时,学到高级水平,...
人生在世说白了也就是和七八个人打交道,把这七八个人摆平了,你的生活就会好过起来……好好说话,是每个父母的必修课周末去舅舅家做客,恰逢舅母生日。还在实习的表妹为了给舅母一个惊喜,虽然一个月到手的工资只有两千多,但还是用省下来的钱买了一大束花送给舅母。大家都夸表妹孝顺,不料舅母却劈头指责:“你倒是挣了多少钱啊?还买这种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本事没学到,花样倒学了不少。就不能省着点,让我和你爸少为你操点心吗?”原本笑容满面的表妹低下了头,委屈地走进了房间。而我却看到舅母正喜滋滋地捧着那束花,小心翼翼地插进家里漂亮的花瓶里,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舅母不是不喜欢那束花,也不是不感激女儿的心意,不过是用错了表达方式,本能地诉诸于讽刺和打击。这就是很多中国家长的做法,他们几乎不会给予孩子赞扬和肯定,取而代之的却是打击、挖苦和讽刺。这样的父母在中国有很多,他们不是不想为孩子好,只是错以为说点让孩子大受刺激的话,就可以让孩子变得上进。所以,我们常常可以听到一些父母对孩子说:你看xxx多懂事,你有人家一半能干我就烧高香了!就你还想干XX,算了吧!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你还有什么用?……这种教育方法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打击式教育”。很多孩子因此受到摧残。尤其是成长中的孩子,尚处于不断寻找自我认同的心理未成熟阶段,很容易因为这样的打击变得不自信或自卑,最后不愿与人沟通,甚至疏远父母。有一项对1000多名未成年...
世界上努力的人很多,但真正有成就的人很少。同样是努力,有的人付出有收获,有的人却越努力越糟糕。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一书中提出“一万小时定律”:“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他将此称为“一万小时定律”。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5天算。那么也就是说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大概需要五年的时间。但是在另外一本书,《贫穷的本质》,我看到另外一种景象。这个世界很多人,匆匆忙忙,勤奋工作。别说休息,可能连吃饭上厕所都要挤出时间来。他们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只要企业不倒闭,他们不会换工作。但即使这样,他们的生活依然贫困。每天忙忙碌碌,生活陷入了一种死循环。而这种忙碌,反过来又固化这种死循环。“一万小时定律”在他们身上,并不起作用。恰恰相反,他们越忙越穷,越勤奋,越把自己的技能缩窄在一个跑道上。“一万小时定律”不仅没让他们成为专家,成为赢家。反而捆死他们,我称之为“一万小时死亡定律”。为什么会这样?富士康再次被爆“血汗工厂”还记得几年前的富士康员工跳楼事件吗?不久前,富士康再次被曝光为“血汗工厂”。《观察家报》和中国劳工观察组织对富士康位于衡阳的工厂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这家湖南最大的电子产业基地里,超过8000人是派遣工,而按照中国《劳动法》规定,派遣员工...
昨天晒了一张高中毕业照,很多人都不相信是我。而我现在才36岁, 题图是我的近照,看起来已经像是一个耄耋老人了。谁不在乎容颜的衰老呢?红颜名将皆悲白发,所以第一根白发出现的时候,我怅然无语。29岁的时候,我得上了糖尿病,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大病过,所以思考了很多。我想假如我短命到60岁就死的话,人生至少还有30年,而我喜欢的很多事情,读书,思考,走路,写程序,看美剧,等等,都仍旧可以进行。那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选了程序员这个行业好幸福,因为可以终身执业,只要自己想做,就不会有终点。这两年,我代码写的不多,精力都在创业上,而特斯拉的Elon Musk就是个好例子,创业也可以是一个终身职业。想明白了职业和兴趣的终身性后,我的心态就变的非常的开阔,我觉得死之前没有终点,是一种可以很快乐的但行好事,不问前程的生活方式。我就想说,学习任何一个东西哪怕需要花3-5年,因为仍旧有20多年以上可以用,是多么的合算啊。所以,我就更认真更刻意的去学习英语,进而现在变成学习西方文化、艺术、社会、人文,任何一个我有兴趣的点。所以,我就可以下决心去学习日语,一门看起来对我用处并不大的语言。前两天跟一个新朋友在星巴克喝茶聊天,他讲到他老婆的一个女性朋友,70后,高学历,留过洋,但是30多岁以后,因为工作在国企,就变的非常的不敏锐,也没有好奇心,不喜欢探索新鲜事物,买了iPhone,上面只安装了微信,连下个别的A...
我经常在微博和微信上面吹牛自己的英语水平,比如我会告诉大家我看美剧、美国脱口秀、电影都是不看字幕的,比如我目前的阅读是以英文书为主的,比如我讲过我在苹果店用英语帮助一个老外解决他的Mac遇到的技术问题,我还讲过我曾经在上海的一个外国人占半数以上的技术聚会里面用全英文做过技术演讲。讲这些真实故事的时候,总有人膜拜,希望我好好讲讲我是怎么学的。当然也有人不以为然,一方面有人觉得我把学英语说的太轻描淡写了,在误导大家;另外一方面有些人觉得我在夸大自己的英语能力。讲这些东西炫耀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不认为自己的英语有多好,我认为大多数可以轻松的达到或超过我的水平,毕竟学英语只是我的业余爱好,我不想去考托福、雅思,我也没有四级六级专八的压力。我在公众账号Tiny4voice里面一直都在灌鸡汤,都在给大家讲学习方法,因为我认为大多数人的问题不是智商不够,不是努力不够,而是学习方法不对。我认为我学习英语的方法,只是我使用自己的学习方法的一个小小的例子而已,既然有那么多人想了解细节,也有那么多人质疑,我今天就好好讲讲。为什么我要学习英语我是一个非常实用主义的人,虽然我所在的中小学英语教育都很好,但是我对英语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过关即好的态度。到了大学,我们学校的英语很差,我也就自暴自弃,我高中毕业去考四级都有可能能考过。但是大学期间,最高分数是58分,而且,我也不是很想再考了。大学期间,我的态度是反...
我一直喜欢跟优秀的人来往,和非常优秀的人工作,因为我是一个非常懒惰的人,而我知道跟非常优秀的人工作的时候心情可以非常愉快。优秀人才的特征:极强的学习能力必不可少那我自己创业的时候呢,我招的第一个员工,他毕业于漳州一个大学,在那个不是很发达的地方,但他自己学会了怎么做iOS开发,并把自己的软件在AppStore上线。后来我看这个软件做的还不错,他的学历不是太好,也没有什么背景,我都不理解他是怎么学会这些东西的。然后我们开始给他喂一些材料,给他一点点做一些项目,我发现这样的人也是没有什么极限的,于是我给他们做的东西越来越难。后来我发现,原来这个公司我终于不用再做主要程序员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编程水平和我差不多的人,我不干活的人生目标终于达到了。所以我这些年呢,我一直在想怎么样把人变得优秀。我想要和优秀的人合作。就有人在问:这样的人你怎么找得到呢?前两个月呢,我验证了这么一个流程:我让所有人远程工作起来。于是我就在论坛里发了一篇帖子,说我认为远程工作是这个世界的未来,我在想我们下个项目要不要找两个远程工作的人。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了六篇简历,但是其中五个人都不是我想要的人。我就和最后一个人聊,因为最后一个人是做Java后端的。但是呢这个小伙子很无聊的在他的博客中写了有35篇一步步如何应用Java的系列。这的确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但是我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把这样的业余项目(side proje...
春哥的编程之旅起于抄书,就算如今已是罕见的编程高手,春哥依然逢人大力推荐他的抄书学编程之法。春哥先后在中国雅虎、淘宝、Cloudflare 就职,但开源世界是他如一的眷念。如今,春哥已全身心投入 OpenResty 的崭新蓝图,期待 OpenResty 未来能在工业界、互联网行业引领“机器编程”革命。很荣幸这次图灵访谈可以对话春哥,让我们来一起了解一下春哥的快意程序人生。春哥,本名章亦春,开源项目 OpenResty 创建者和推动者。春哥的时间线(毕业之后):2007 年 也就是我大学一毕业,加入中国雅虎搜索技术部。当时的中国雅虎已经是阿里旗下的一家公司了。那次工作机会源于我在毕业前夕受邀在 PerlChina 北京大会上作的开源分享,而那次大会正好是在中国雅虎总部举行的,当时有幸认识了中国雅虎的搜索团队(又称 4E 团队)。2009 年 被调到淘宝数据产品与平台部,集中力量和同事们一起基于 OpenResty 开发淘宝量子统计这款产品,主要面向淘宝卖家。2011 年 我离开阿里,和夫人(当时还是我的女朋友)一同前往一个陌生的南方小城福州,过了一年所谓的“田园生活”,在家里全心从事 OpenResty 等开源项目的工作。2012 年 我受 Cloudflare 公司邀请,举家来到美国湾区,全职从事 OpenResty 开源开发,以及基于 OpenResty 的全球 CDN 网络的软...